UCA Launches Tracy’s Guide for Families to Help Combat COVID-19

UCA announces the launch of the “COVID-19: Tracy’s Guide for Families” Help Combat the Coronavirus in and Around our Homes Washington, DC (April 10, 2020) – United Chinese Americans (UCA) proudly announces the publication of an educational series for families: “COVID-19: Tracy’s Guide for Families” (the “Guide”) on its website Continue Reading

战疫|以人类和人性的尺度共同坚持下去

战疫|以人类和人性的尺度共同坚持下去 此起彼伏的哨声哀悼一盏亮光的熄灭,也回应着李先生用生命向我们传递的信息:每个平凡人都可以有的英雄一面,一盏亮光的熄灭点燃了千千万万的亮光。「恢复以后还是要上一线」,他去世前仍在告诉《南方都市报》,「疫情还在扩散,不想当逃兵」。本月初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他说,信息透明公开是关键;举目四望,「吹哨人」一再成为当下这个时代的平凡英雄,世界各地媒体纷纷发布了对纪念的报道。 疫情揪心,当下有几个北美华人最关心的重要话题:(一)检测准确性差强人意,病毒传染性超人预期,民众呼吁更严格的隔离和限行政策;(二)来自本地社会对于华人的心理排斥甚至种族羞辱,该如何应对;(三)该以怎样的方式支援国内的抗御,捐款捐物之外,官方和科研机构之间的合作推进得怎么样了? 签名活动也有好几个在转,有提名李医生诺贝尔和平奖的,有加拿大华人联名要求暂停一切中国航班的,有抗议《华尔街日报》等媒体辱华的……树欲静而风不止,但我们坚持立足于人性和人类的立场,大抵就不会错。 01 不可捉摸的病情发展 到底能不能「人传人」目前仍然没有明确定论,还不能保证「无症状就不传染」,两周的隔离期过了,但是感染曲线的趋势仍然高斜率攀升,拐点不知道何时到来?新近爆出的几个消息,让人更加心神不宁。 首先是病情反复。李医生在去世之前,曾经有过转阴,但在痊愈过程中忽然恶化,并导致全身器官衰竭。大家忧心忡忡地发现,这并不是个案,而是多次发生了类似情况。有人举了乙肝的例子,这种极其刁顽的病毒能欺骗人体的免疫系统,让人体不产生抗体,这样病毒在体内长期存在,表面抗原转阴,显示「小三阳」了,但人体免疫力一旦下降,可能会忽然发展成「大三阳」而爆发。当下这种冠状病毒,就有类似的潜伏特征,所以斗争是防范是长期的。其次是检测准确度问题。现有的医疗检测手段不够完美,再加上病毒感染存在潜伏期,导致存在本来检测结果阴性的人过了几天再测成了阳性,在这期间存在着已经不知不觉传播给他人的危险。因此有医生呼吁,不能光靠核酸检测试剂,必须上CT全面检查,肺部的白化等改变是最直观的感染特征。 02 加拿大华社呼吁暂停对华航班 此次肺炎不像非典那样有明显的发热特征,使得公共场合设置的体温检测几乎毫无用处,很多时候只能依靠自觉。但很多时候患者自己都不知道被感染,甚至初次检测筛查都查不出来,就像加拿大的一例确诊的女性患者,她本来是检测阴性的,但是她很小心,就在家主动自我隔离,结果再测原来真的有病毒。然而,不能期待每个人都这样为他人着想,甚至有的人还故意隐瞒自己的行迹。加拿大从武汉撤侨的两架专机星期五先后降落在安大略省的Trenton军事基地,机总共上载有两百多人。到达后,所有乘客都接受了医学检查,然后将在基地的住所被观察两周,以确保他们没有感染病毒。这个做法跟美国的撤侨类似,但是美国除此之外还拒绝过去两周内经停过中国的任何旅客入境,只有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者例外,而加拿大就没有这样的旅行禁令,这使民航反而成为一个潜在的薄弱环节,尤其是有的人选择先逃离中国、在加拿大停留,直到允许入境美国。一些加拿大华人认为,过去几周来,数百万武汉人逃离该市遍布各地,最终使得全国许多人在不知情的人情况下感染和旅行,也有的人甚至故意隐瞒自己的病情。加之检测手段不完备、不可靠,而病毒又具有高度的传染性,在这样的综合考虑前提下,应该谨慎为上,暂停接纳所有从中国来的航班。目前,世界上许多国家实行了对华的旅行限令,上万航班都被取消,这些举措并非针对华人,不应该解释为种族主义。也有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认为,旅行限令不一定能奏效。 03 华人反对主流媒体的辱华用语 一篇来自《华尔街日报》的署名文章有蹭热点的标题党之嫌,它的内容是关于经济问题,但是标题让华人感到非常受​冒犯,并勾起关于排华法案的痛苦回忆。有华人发起了抗议签名​,活动的介绍页说:使用这种具有种族歧视性的标题,表明《华尔街日报》编辑审稿的傲慢和判断,对无辜的中国公民的类似言论只会助长种族主义,并对中国或其他亚洲种族产生负面影响。签名要求该报道歉、撤稿或者更正标题。 这种说法确实有「伤口撒盐」的感觉,但另一方面,这个词在英语和汉语语境里的意味并不太一致,我们经历的屈辱教育和跟这个词关联的耻感,是讲英语的人感受不到的,因此,尽管媒体也曾把英国、意大利叫做「欧洲病夫」,但效果确实不同。不过,这个题目跟严重程度是否可以跟「中国病毒」这样的说法​相比呢? 华人经历过系统性的种族歧视,社会集体潜意识里还存在着对于华人和中国的负面成见,带有地域性歧视的说法或蔑称,容易唤醒这些沉睡的潜意识。如今在多地的民间都发生了骚扰中餐馆、辱骂华人甚至动手袭击的事件,就是这种仇外心理的发酵。 该报今天发布了一篇简短的读者来信,文中说,「在千万华人不幸感染冠状病毒的关键时刻,这一标题勾起了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人民的惨痛记忆。我尊重宪法第一修正案,但在文明社会中,我们不应容忍在人类共同的大敌当前时诉诸这种歧视性言论。」 瘟疫有两个维度:一个是卫生的维度,作为公众卫生事件,以卫生防疫的大局为攸关的利益;一个是种族关系的维度,​针对社会舆论偏见需要警惕和斗争。但这两个维度不必混为一谈,有些卫生安全的举措不必从种族主义角度过分解读。 ​